2019年中國中鐵發展現狀分析

發展現狀綜述

1、公司在基建領域具備極強的競爭力,處于基建行業龍頭地位。

在鐵路領域,公司共擁有鐵路工程施工總承包特級資質18項,全國共有35項,公司占比超過一半;擁有全國唯一的高速鐵路建造技術國家重點實驗室,在鐵路市場的占有率高達45%;在公路領域,公司擁有公路工程施工總承包特級資質22項,全國共有108項,公司占比為20.4%,在全國高速公路市場的占有率超過20%;在市政領域,公司共擁有市政公用工程施工總承包特級資質8項,占全國總數比重為7.3%,位列全國第三,在軌交市場的占有率也超過40%。

表1中國中鐵資質情況分布

資質內容

級別

數量

鐵路工程施工總承包

特級

18

一級

38

公路工程施工總承包

特級

22

一級

41

建筑工程施工總承包

特級

18

一級

45

市政公用工程施工總承包

特級

8

一級

116

港航工程施工總承包

特級

1

專業承包

一級

565

其他

289

勘察設計與咨詢服務

勘察

56

設計

191

合計

-

1490

公司參與建設的鐵路占中國鐵路總里程的2/3以上;建成電氣化鐵路占中國電氣化鐵路的90%;參與建設的高速公路約占中國高速公路總里程的1/8;建設了中國3/5的城市軌道工程。擁有中國惟一的高速鐵路建造技術國家重點實驗室、惟一的橋梁結構健康與安全國家重點實驗室,在全球鐵路工程領域、城市軌道交通基建領域均為最大的建設集團。

2、公司在研發、專利、人才儲備等方面處于行業領先地位,技術力量雄厚。

公司近五年專利數量持續上升,截止2018年底,擁有有效專利授權9057件,其中發明專利2398件。堅實的人才儲備是公司持續創新發展的基礎,公司目前擁有中高級技術人員9萬余人,其中正高級工程師1951名,正高級經濟師71人,正高級會計師52人,工程院院士1名。公司目前獲得詹天佑大獎共計130項,獲獎數量超過中國鐵建、中國建筑和中國交建,在行業內位列第一。

3、市場經營實現新發展,各項經營指標增長穩健。

2019年上半年全公司完成新簽合同額7013億元,同比增長10.5%,創歷史同期最好水平。基建業務結構持續優化,企業在鐵路市場中的競爭優勢進一步鞏固,截至7月底,新簽合同額同比增長10.3%,占國內鐵路大中型基建項目招標總額的49%,繼續保持明顯的領先優勢;房建、市政業務規模持續提升,分別增長55%和25.6%;港口航道、水利水電等傳統弱勢領域取得進步,分別增長327.3%和14.6%。海外市場份額同步增長,完成新簽合同額411億元,同比增長21.5%。所屬大部分單位新簽合同額保持穩步增長,40家二級經營單位中有25家實現同比增長。有26家單位完成年度計劃超過 40%,其中4家單位完成較好,新簽合同額均超過了500億元。

4、營業收入實現新突破,各業務板塊增長勢頭良好。

2019年上半年完成營業總收入3619億元,完成年度計劃的48.3%,同比增長14.5%, 營業規模突破歷史同期紀錄。除金融、物貿板塊下降外,其余各板塊營業收入均實現同比增長;其中,基建板塊增長17.1%;礦產資源板塊增長13.8%;房地產板塊增長12.6%;工業制造板塊增長9.7%;PPP(BOT)運營板塊增長7.7%;勘察設計板塊增長4.8%。

所屬大部分二級單位營業收入完成情況較好,40家二級經營單位中有34家實現同比增長,其中5家增幅超過60%;有35家單位完成年度計劃超過40%,其中有12家超過50%,7家單位超過200億元。

5、經濟效益實現新增長,治虧工作成效顯著。

全公司上半年實現利潤總額140億元,同比增長12.8%;其中歸母凈利潤 105億元,同比增長10.1%,利潤總額與歸母凈利潤均創歷史同期新高。降本增效有力推進,在生產要素價格持續上漲的情況下,上半年企業綜合毛利率達到10.1%;收入凈利潤率達到3.1%。

治虧工作縱深推進,上半年有88家企業、14個項目扭虧為盈,虧損企業減虧58億元,虧損項目減虧5億元。所屬40家二級經營單位中有30家歸母凈利潤完成比例超過40%,其中5家完成比例超過55%。

6、資產管理和債務風險管控不斷加強,內外債務風險總體可控。

所屬40家二級經營單位中有21家單位資產負債率較年初下降,有20家單位資產負債率控制在年度目標以內。資金集中度同比提升6.8個百分點,內部調劑資金同比增加184億元。

權益類融資和資產證券化等工作有序推進,成功發行了75億元普通中票、60億元普通公司債以及30.6億元資產支持票據。11家單位實現正向經營性凈現金流;4家單位的“兩金”余額較年初下降;6家單位實現零帶息負債,5家單位的帶息負債較年初下降較大。

存在的問題

(一)業務組合方面

1、基建業務一家獨大,相關多元化戰略任重道遠。

基礎設施建設業務是公司營業收入的最大來源,2018年基建建設營業收入6242億元,占營業收入的84.3%;房地產開發營業收入433億元,占總營收比重為5.9%,雖位列第二,但遠低于基建建設。工程設備和零部件制造、勘察設計與咨詢服務、其他主營業務一共占比不超過10%。公司近年來大力實施“建筑主業突出,有限相關多元”的業務戰略,但各業務板塊的發展尚不平衡、不充分,傳統領域比較優勢正在衰減,新興領域對規模穩定增長支撐不夠。

2、基建業務收入增速波動較大,給企業運營帶來了不確定性風險。

近五年基建業務收入增速整體呈波動狀態,2016年達到最低點,隨后在2017年逐漸上升到最高點8.2%,在2018年增速再次下降,到達4.6%,下降的主要原因是受2018年上半年去杠桿等政策影響,整個基建投資增速下滑,2019年上半年,公司基建業務收入增速恢復兩位數增長。

公司業務在較大程度上依賴于我國政府在鐵路、公路、市政建設及其他公共交通基礎建設方面的政策基調及投資開支。若國家基礎設施建設政策、PPP項目政策、貨幣政策、外匯管理政策、稅收政策、房地產行業政策等方面做出調整,一定程度上會給公司帶來不確定影響。

3、基建板塊各領域之間,業務分布不均衡。

基建共包括三個主要部分,分別是鐵路、公路、市政,近五年來看,公司業務結構出現逐步優化的趨勢,鐵路工程業務占比逐年下降,市政工程業務占比逐年提升,而公路工程業務占比則不夠理想。

2018年,鐵路、公路、市政占基建建設營收的比重分別為32.8%、14.7%和50.5%,市政建設約占總營收的一半。公司擁有的公路工程總承包特級資質22項,占全國總數的20.4%,在公路工程施工技術及資源方面占有絕對優勢,但公路工程營收占整個基建業務營收比重卻相對較小,業務結構有待進一步優化。

4、傳統優勢鐵路業務經營整體收入和毛利率呈現雙降趨勢,無法給整體業績帶來積極貢獻。

從鐵路規模對公司的整體貢獻看,鐵路收入占公司總收入的比重呈現出逐年下降的態勢,從2009年的將近50%下降到2018年的27%。鐵路項目毛利率整體處于逐年下降態勢,從2007年最高的9.5%逐步下降到2018年的 4%,今年上半年降為3.1%。自2013年起,低毛利率的鐵路業務已經無法彌補公司的期間費用,無法給公司業績帶來積極貢獻。

鐵路業務是公司重要的收入來源之一,但其盈利水平無法與規模相匹配,很多項目的低毛利率狀態已不能通過短期內提升自身的管理水平來扭轉局面。公司的鐵路業務已經走到了一個不得不面對的十字路口。

公司應高度關注鐵路行業低毛利率的經營風險給公司帶來的巨大挑戰,及早尋求有效有利對策扭轉不利局面。但同時也要高度關注和嚴格杜絕以客觀因素掩蓋自身管理造成的突出問題。

(二)市場經營方面

1、海外業務拓展收入增速穩定,但增長速度尚不足以支撐整體規模增長。

基礎設施建設方面,2019年上半年營業收入的94.2%來自于境內地區,5.8%來自于境外地區。境內地區實現營業收入3410億元,同比增長15.1%,境外地區實現收入209億元,同比增長4.7%。

境外項目主要分布在亞洲、非洲地區等“一帶一路”沿線地區。工程設備和零件制造業務方面,作為國內最大、世界第二的盾構研發制造商,盾構的生產經營能力和規模均有較大的提高,在繼續鞏固國內盾構市場的基礎上,進一步開拓國際市場,盾構產品已經銷往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度、以色列等國家。

2、在利潤和利潤率方面與龍頭央企存在差距,產高利低、大而不強的問題比較突出。

與中國建筑和中國交建相比,從利潤(率)、凈利潤(率)4個指標來看,中國中鐵均低于其他2家單位,尤其在利潤率和凈利潤率2個指標上中國中鐵仍處于較低水平,說明與其他2家單位相比,無論是在盈利的絕對量還是相對量上來說,都有很大提升空間。

3、勘察設計業務和咨詢服務業務覆蓋范圍不斷向新領域擴展,但毛利率近幾年呈下降趨勢。

公司勘察設計與咨詢服務業務涵蓋研究、規劃、咨詢、勘察設計、監理、工程總承包、產品產業化等基本建設全過程服務,主要涉及鐵路、城市軌道交通、公路、市政、房建等行業,并不斷向現代有軌電車、磁懸浮、跨座式軌道交通、智能交通、民用機場、港口碼頭、電力、節能環保等新行業新領域拓展,近五年勘察設計與咨詢服務收入復合增長率達8.8%。但設計業務毛利率從2015年之后一路走低,并在2017年之后維持低位,2018年同比減少1.8個百分點。毛利率下降主要還是因為競爭激烈,收費呈下降趨勢,但人工成本持續上漲。

4、研發費用的支出比重持續提升,但轉化率尚不能匹配。

2018年公司研發支出134.7億元,占營收比重1.8%,位居國內A股上市公司第二,但資本化的研發投入不到0.3億元,說明研發形成的技術成果僅僅占研發費用的0.2%,過去幾年中,除了2016年研發比重略有下降外,其他年份的比重逐年提升。

逐年增加的研發費用侵蝕了利潤總額,但并沒有給公司盈利能力帶來明顯提升。近幾年研發費用的快速增幅,與公司收入增幅放緩、毛利率長期處于較低水平的現狀不相匹配,大量投入的研發費用并沒有帶來收入規模的擴大、生產效率和經營效益的提高。

(三)組織管控方面

所屬各層級企業間同質化發展傾向嚴重,部分二級單位發展質量不高,部分三級及以下企業經營困難、歷史負擔沉重。公司無法對非全資子公司的所有行動進行全面控制,建筑行業本身屬于高風險行業,加之近年公司經營規模的快速增長,經營跨度越來愈大,項目管理的難度不斷加大,對項目安全質量管理、干部廉政、維護企業穩定等提出了嚴峻挑戰,存在一定的管理風險。

1、法人管理層級過長。

2018年末,以股份公司為一級,四級及以下子企業330戶,戶數占比33.1%。這330戶企業中,以級次劃分,四級子企業307戶、五級子企業22戶、六級子企業1戶;以所屬地域劃分,境內子企業290戶、境外子企業40戶;以業務性質劃分,基建類子企業44戶、勘察設計類子企業26戶、工業制造類子企業39戶、房地產開發類子企業172戶、PPP(BOT)項目公司12戶、礦產資源開發類子企業15戶、金融類子企業1戶、其他類子企業21戶。

2、項目管理級次冗長。

由于缺乏在指揮部和項目部設置方面配套的制度,導致指揮部種類多樣化。目前股份公司工程項目除了基層項目部之外,還存在著股份公司直屬項目指揮部、股份公司項目代管指揮部、局項目直管指揮部、局代管項目指揮部、處管項目指揮部等。有屬于區域性經營單位的、也有作為工程項目經營管理主體的,甚至還有部分是“營改增”后為了滿足增值稅“三流一致”的稅務要求而設立的指揮部。

無論是法人管理層級過長還是工程項目管理層級不合理均會導致公司整體管理難度加大、管理成本增加、管理效率低下, 同時也會進一步吞噬利潤空間,給公司轉型升級套上沉重的枷鎖。公司應進一步壓縮和控制企業層級和管理鏈條,扭轉尾大不掉局 面,有效防范化解各類風險。

(四)人力資源方面

人才儲備充足,高端人才數量較多,但整體人員素質有待提高。截止2018年底,公司總人數28.3萬人,專業技術人才152432人,占員工總數的53.9%,高技能人才52044人,占員工總數的48.4%,職稱結構及技能結構均比較合理。但從整體上來看,目前本科及以上人員僅占員工總數的35%,未能達到四大建筑央企平均水平,人員結構需要進一步優化,人員素質有待進一步提升。


排列三组三全包会赔吗